首页 服务内容 投资案例 加入鼎颂 关于我们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司动态 >

第三方资助的五种维度探究

本文系北京仲裁委员会秘书长林志炜关于上海国际仲裁周分论坛之“未来已来——TPF在仲裁中的运用与角色”的点评总结发言,经其本人授权后进行发布,供第三方资助研究人员进行参考。为方便阅读,部分发言略有删减与调整。


从北仲的角度来说,

我们目前还没发生第三方资助的案件,

但我们一直在关注和研究。

 

虽然没有直接的案件,

我做了一些相对原则化的思考,

从几个维度来考虑。

 

 

1法律的维度

 

第三方资助诉讼或者仲裁是合法行为还是非法行为?

碰到这类案件或这类诉求我们会怎么处理?

我们查询了一下,我国法律没有禁止性规定,对类似行为如风险代理,有一些规范性规定。那么,按照民商事法律“法无禁止即自由”的原则,我认为这个行为是合法的。

在行为合法的情况下,其所约定的合同底是什么类型的合同?是投资合同还是服务合同?投资合同有他自身投资收益分配的特点,服务合同有任意解除权问题,这些需要我们根据实践进一步研究。

 

 

2社会效果的维度

 

这种行为到底是促进了争议的解决还是激化了矛盾

我认为两个方向都有可能

一方面,可能有些争议因资金的问题打不起来,后来由于资金的介入最终走到了诉讼或仲裁。另一方面,它也有助于大家理性地解决争议

我认为,在中国争议解决领域存在不专业、非理性的因素,第三方资助对此还有其积极的作用。一些当事人正常的诉求就几百万,他非要几千万或上亿,第三方机构的评估可能会有助于他客观地对待自己的诉求

因此,从商业角度,我们还是很看好TPF的发展

 

 

3仲裁机构的维度

 

我们机构在处理有第三方资助的案件时,承担着什么样的责任?我认为相比一般的仲裁案件,主要有两个问题需要着重关注

一是仲裁员利益冲突问题。因新的一方加入仲裁程序,该方是一个投资机构,可能涉及多项投资,因此仲裁员利益冲突的审查要比通常的程序更加复杂。怎么来规范利益和道德,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二是保密问题。我比较赞同第三方资助享有保密特权,毕竟他还是要了解案件审理的过程。更多的是保密行为规范,而不是要禁止他接触案件。

 

4仲裁庭审理的维度

 

仲裁庭主要需要考虑的是,第三方资助的资金是不是涵盖在其整体的仲裁请求里

一种情形涵盖里头,类似于律师的风险代理,无非就是当事人和第三方胜诉以后他们之间如何分配利益。他们的协议不显示在请求里,由于当事人依据之前的约定另行处理;如有争议,也是另案处理

我们也遇到过后续争议(如律师费)的案件,风险代理最后实现不了,按律师费的合同来进行再次仲裁。随着这种活动的增加,对于TPF合同也可能产生一些争议

还有一种情形是这部分资金是原争议金额作为争议解决成本的另一项请求,要在仲裁庭一并解决。如律师费,一般是一个单独的请求,仲裁机构是支持胜诉方的律师费的。申请人请求被申请人支付第三方资助的费用,那么就涉及到这个合同跟原合同是否是同一个争议,原合同争议与本合同争议的关系。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请求的理由,是损失?还是要的增加的成本?这涉及到请求如何提出的问题。仲裁庭遇到这个问题时,要考虑请求是否在本仲裁案件的管辖范围内,支持或不支持的理由是什么。

 

 

5现实应用的维度

 

第一个,是在中国企事业走出去发生争议时,如何有效使用这个方法

中国企业对于在国际仲裁中的资金的花费到底有多少,不是很有把握的判断,特别是在国企这个问题还涉及到国企的内部管理、责任追究因此,我理解一些国企利用第三方资助来介入争议解决的意愿。如果由于第三方资助,较好地解决了争议,剩下的就是财务问题了。

另外一个,是如何将这种方法引进来

中国仲裁机构在国际仲裁中,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但中国仲裁审理模式,主要是审核证据,收费也是按比例固定收费,变量不大,引入第三方的余地也不大。这种方式,外国当事人不熟悉,也是他们不太愿意选择中国仲裁机构的原因之一。

因此,我们的审理模式也要引入国际仲裁的模式,如证人听证、专家出庭等,包括仲裁员付费方式。在这个形势下,我们需更进一步研究TPF的模式,更好地使用这种方式帮助我国的仲裁机构开展业务,也有助于更多的人选择中国的仲裁机构。

 
上一篇:最权威国际性TPF行业报告出炉,鼎颂法律资本研究院成果获青睐 下一篇:鼎颂创始人出席2018年中国仲裁周